红大反

霹雳|剑网3|等你不如等死。

对话1

“我总是活在自己的过去里,”她小声嘟囔着,“这些图片我都看了上百遍了。
最开始,我一个字一个字的读,嘴里默念,脑子里涌出的语气声调也跟着念,什么我想你啦,我喜欢你啦,一边读一边害羞一边偷偷开心。
再后来,我不念了,我用眼睛读,一行行盯着读,来回翻覆同几张对话,然后哈哈大笑。
现在,我没敢念。
我点开满鼓鼓的相册,一直往下翻,再翻回来,然后关掉,再打开,再往下翻。
我真是要被自己气死了。”

*叶翔
*我喜欢上你时的内心活动(改文 非原创)






- 01 -

我和你初次相遇,是在嘉世的会议室,你握着账号卡的坚毅,瞬间俘虏了我的心。
我喜欢上你了。
于是那时,在我眼中,水管在开花,树叶有翅膀
多不切实际的描述啊,我也有点觉得啦。
可是,可这是我喜欢上你时的内心活动啊。
现在的你,人坐在电脑旁,心却在我红彤彤砰砰跳的心脏一旁。
我想,日后的每一天,我都喜欢你多一点啦。

- 02 -

当时,你坐在,我的左手边。
于是我说:你看那九点钟方向
你转头,看了看,然后说:没什么啊,你怎么这么幼稚啊孙翔。
虽然只有短短几秒,但我已经满足啦。
你不知道吧,我偷偷笑。
你一定不知道,我的九点钟方向,是你。

- 03 -

现在的我,硬扯着你的手,一起朝着某个地方走。
什么地方我记不得啦,管他呢,反正有你啊。
我问你:日内瓦的房子,贵吗?
你说不知道,而后问我,问这个干啥。
我又偷偷笑啦。
你不知道吧,你一定不知道啊。
我听说,日内瓦在全球最佳居住城市里,排名第二。
不去排名第一的城市是因为,
第一最佳居住城市里会有太多的人。
我要,在不多的人群里,多看看你。
你看,我连我们的未来,都想好啦。

- 04 -

世界上,七千个地方,我们定居哪?
你喜欢去哪里呀?
青海或三亚?冰岛或希腊?南美不去吗?沙漠你爱吗?
我对你的一切都好奇,正如我上述诸多问号。
你那边轻轻笑,却不回答。
我知道啦,我问太多啦,我太兴奋啦。

- 05 -

我们看着彼此,无言却捧腹大笑,幸福得不得了。
于是我耐不住兴奋,又开始说话啦。
指着汽车经过的地方,对你说:
你知道吗?
这里的雨季只有一两天,
白昼很长也很短,
但夜晚有三年。
你听完,说不科学。
我反驳,哪有什么不科学。
爱上一个人时,还哪里管什么理智啊。
你在那里笑,边叼着烟,边让我解释上面那句话。
我知道你想看我出糗,然后温柔地骂我没脑子。
可我偏不让你得逞。
我说呀,就像我俩现在相爱,我们过得很幸福。
所以我常常觉得,幸福得不会有哭泣的日子。
或者,就算有,也只可能,是你不小心惹我生气啦。
你那边笑得很宠溺。
我又说,我们在一起,过得很快乐。快乐的时候,会觉得能快乐一辈子呢。
但也就是太快乐啦,所以每一天,都过得太快啦。
于是我和你分开后的每一个晚上,都像度秒如年。
我说完啦。
你别捂嘴了,我看见你笑啦。
你放下唇边的手,紧紧扯着我的,然后说:以后晚上都陪你。
我笑得更开心啦。

- 06 -

我们走累啦,在旅馆休息了一晚。
第二天早上,你买了早餐给我。
我大口喝着热豆浆,说,知道吗?今天的消息说,说一号公路上,那座桥断了。
你说让我慢点吃。
我放下杯子,看着你:我们还去吗?
你没回答,转身笑着拿了纸给我擦嘴边。
吃着油条的我又开始嘟囔啦:
要不再说吧?
会修一年吧?
一年能等吗?
你还去吗?
你喜欢吗?
我说完啦。
可是说完就不吭声了。
其实,我并不想出去跑那么多地方。
我只是,喜欢和你在一起的感觉。

- 07 -

你看着我,看了许久,然后说:
哪都不去了,就在日内瓦买座房子安家吧。
听完你的话,我就兴奋得不得了。
我对你说,我早就想好安家后的计划啦。
每天早上,你可以赖床睡懒觉,勤快的我就去买早餐。
上午我搂着你,我们坐在庭院里晒晒太阳说说情话。
中午我们买个菜回来,我站在门边看你做好吃的。
下午我们坐在桌旁打荣耀,一起享受游戏快乐时光。
晚上我们看看节目吃吃饭,然后花五分钟决定谁去洗碗。
最后晚安前,我们说说悄悄话。然后,我们再给彼此一个晚安吻。
我说,睁眼后的第一个人是你,闭眼前的最后一个人也是你。
每一天的我,都会过得很开心。
你说好。
每一项,都说好。
你眼里有挡不住的宠爱,我都看见啦。
我想,没有人比我更幸福啦。
你真好呀。
我真的,每天,都比前一天,更爱你啦。

*一些小场景
*周叶


“相信我,他真的就这样。”叶修点着头说。

周泽楷有些紧张,他看着叶修朝他张开了双臂,一脸微笑:“想我了?来让哥抱抱。”
“抱。”叶修真好,周泽楷心想。

將心入蠱。

严温梁:

好想侵犯毒哥,月光倾泻将麦色的胸膛镀上白皙的色泽,常年握刀带有厚茧的指腹在光裸的肌肤上游走,引起一片颤栗。

好想侵犯毒哥,扯住他纤长的发尾强迫他露出双颊潮红的脸,啃咬着他不住吞咽的喉结,看他被我缴械到投降。

好想侵犯毒哥,胸膛贴着被刺激得向前弓起的裸背,利刃般长驱直入,断他愁,要他命。

好想侵犯毒哥,目光描摹他被无形的锁链拗出引人的姿势,舌尖舔过他胸前被冰冷刺激得愈发突起仿佛邀人品尝的两点朱红。

好想侵犯毒哥,把他干到眼带湿意地微弱挣扎,在他逃跑时用极乐引拉回撞上胸膛,狠狠贯入。

好想侵犯毒哥,隐去身形在他毫无防备时将他扯到背光的角落,手灵巧地卸去银饰落在地上发出轻响,一路向下抚弄他软了身子却因外面来往的弟子隐忍着不敢呻吟出声。

好想侵犯毒哥,调转成强健的明尊体质用不同往常温凉月色的滚烫灼日将他干到趴伏在地不住喘息,额际裸背布满细密的汗水。

好想侵犯毒哥,在光明圣殿的阶梯上,在祈盛台的圆坛上,在映月湖的巨石上,在往生涧的浅滩上,在三生树的粗壮枝干上。                                    

                                            



填词。如何让孩子爱上冰心

【瓶邪】【原著风】盗墓笔记•归来 1

时间线为2015年8月17日,吴邪和胖子去青铜巨门寻找小哥。


1

我们顺着河道爬回了旧地,却被眼前的“黑洞”吓了一跳,原本有些光亮的门地已被淹没,四周暗的有些发慌。

和胖子对视一眼,他的眼里也充满了疑惑,看来这伢子又出了什么变故。

“这他妈的,”胖子说着,“整这么黑,谁闲的没事瞎鸡巴灭灯。”

我拍拍他的肩膀表示赞同,四下打量着眼前一望无际的黑影。这青铜巨门本身无人问津,几千年不变的东西自然有他的道理。如今这门地暗黑一片,要说有人端着清闲不享,专门跑来找这罪受,除了张家的人,别人我还真不信。

我掏出压缩饼干递给胖子,暂且停下进行简单的整理,“我觉得,这事儿不对。”

“我也觉得,这事儿不对。”

“你他妈就不能说点有用的?”

胖子怒道:“小三爷同志,胖爷我是摸金校尉,又不是摸黑校尉,你叫我上里面玩捉迷藏去?!”

我不理他,从包里拿出火折子攥在手里,又从地上捡了块拳头般大小的石头,和火折子绑在一块起。

“你捣鼓啥。”胖子探头看我。

“扔个火球进里面滚滚。”

火折子很快烧了起来,亮光从脚底下一直延伸到青铜门前,燃着的石块在门地来回打转,逐渐衰弱的光线中似乎有一个巨大的影子在蠢蠢欲动。

我下意识的握紧了剩余的火折子,多年险峻的经历与直觉告诉我这里面可不简单。我回头看了眼胖子,他已经把枪端在了手里,神色紧张的盯着黑暗中的东西一动不动。

“天真无邪,你说这什么玩意?”他突然问我。

“不知道。”

“该不会是……”胖子声音越说越小,到后面直接化成了气音,我费劲的在弱光中读他的口型,“有人在前面。”

“不可能。”我几乎下意识的回答道,瞥了眼想要反驳的胖子示意他别打断我,“小哥的为人你也知道,明白这事的人除了我们差不多都死完了,还有谁会来?”

“说不定是吴邪呢?”他凑在我耳边低声说。

“我他妈就在你旁……”话到嘴边我立即愣住了。

胖子说的“吴邪”并不是我。巴乃的吴邪,西藏的吴邪,这世上的吴邪还真不知道有几个。冒牌货张家人说的话并不可信,谁他妈知道也许人家早就藏了个吴邪躲得我们前面伺机偷袭。

这种情况不可能再让我点个照明弹进去,别说照明弹了,火折子都不能点。我又仔细回想着刚才火球滚落的情形,巨大的影子,巨大……

我操!人的影子能长成这毛病吗!

我抬头欣喜地看着胖子,轻声:“不是人!”

“你他妈骂谁呢?!”

“没骂你,我是说那个影子不是人!”

胖子恍然大悟,拿着火机作势要点我手里的火折子。

我急忙阻止了他,把火折子一把抢来,“你是不是傻,那么大的玩意,你丢堆火进去,还没烧着我们就完了。”

“你是不是傻,管他什么玩意,你丢堆火进去,烧也该烧死了。”

“不行,我不同意,”我把火折子塞进包里,“弊端太多,既然它不是人,那一定是什么古怪的野兽。刚才我丢了火球它没反应,看样子应该是睡着了,你一把子火扔进去,死的也吓活了。”

“天真小同志,你怎么这么天真。不把它弄醒还等着人家吃饱喝足每天睡到自然醒再来收拾我们?想要进去见小哥,我们非得过这一关。”

“我明白,我知道,你让我想想。”我盯着包里的火折子发了会呆,“能不能想一个办法,把火悄无声息的带进去,不要惊动这玩意,然后在视野开阔的情况下一发毙命。”

“说得轻巧,别人往你脸上砸团火你会不清醒。”

“信号弹呢?”

“其实你胖爷我刚刚就想到了这个,但是啊,天真小同志,这个艰巨的任务得交给你来。”

我疑惑的看着他。

“说你天真你还真他妈天真,一个照明弹,进去了,那东西从里面出来了,我们还没见着小哥就身先士卒了。”胖子捣鼓着手中的照明弹,将枪杆提溜到我面前,“选一个,我扔,你开枪,还是你扔,我开枪。”

“成,赶紧的,”我一把拿过他手里的照明弹,“你怎么这一趟子比老妈子话还多。”

胖子怒道:“你他妈见哪个老妈子长你胖爷这样。”

“行了,我们赶时间,我数三声你就开枪。”

“胖爷我自会把握时间,倒是你,别一心想着小哥把信号弹扔脑门去了。”

“一。”

“行啊你,长能耐了,敢不听你胖爷我说话。”

“二。”

“这次就放你一马!”

“三——胖子开枪!”

“好嘞!”话音未落,枪响与白光已贯穿了整个门地,凛风嘶吼着从黑暗中擦出一道火线,伴随着凄厉的鸣声响彻云霄。

我们睁着眼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片光景,门地旁吊着脖子的古怪玩意,竟是一只人面巨鸟。


五十日夜.荣耀联盟的全城热恋.第五十日

只是很随意的小段子。



――周翔

记着上次愚人节恶搞周泽楷,轮回众乐滋滋的。做了堆小卡片糊几个美女,再附上枪王的手机号,不能更完美!
所以就发生了孙翔睡懵后握着卡片拨出了电话的故事。



“嘿小妞!来给大爷我服务啊!”
“……?”
“怎么不说话啊美女!”躺在床上的孙翔换了个姿势,“哈哈哈哈!”
“……”周泽楷皱了皱眉,重新扫了眼电话那头的备注,是孙翔,毫无疑问。
“我就喜欢你这种话少的美女!”
“你……”
“嘿你声音怎么跟个男人一样?!不过没事!我不介意!”
“……”周泽楷抬眼望了望孙翔的房间,犹豫了半天还是敲开了门,一只半裸的孙翔已躺倒在床。



“在做什么……?”周泽楷试探性的开了口。
孙翔抬头一瞥,好一个“美女”,放荡的拍了拍身旁的床铺咧着嘴:“做啊!”
周泽楷马上扔了手机,在那之后干了个爽。



“妈蛋!谁搞的卡片!站出来!”
第二天。
孙翔气急败坏的扶着腰,和轮回所有人PK了个爽。
一叶之秋挥着胜利的小旗子捅了一枪穿云。
周泽楷松开鼠标侧着头微微一笑:“好厉害。”
“……”

五十日夜.荣耀联盟的全城热恋.第四十九日

只是很随意的小段子。



――周翔

“跟着我乱射,踏射,一个巴雷特。
你有没有爱上我。
神枪手给你快乐。”
孙翔偷偷登录了一枪穿云,整个人趴在电脑前不停地抖肩忍笑。



“哈哈哈哈周泽楷你怎么这么蠢!”
孙翔一面操纵着一枪穿云摆了些奇怪的姿势,一面开启了录像模式。
“哈哈哈哈太好笑了!”



周泽楷有些莫名其妙,他从刚才就听着孙翔在房间里一阵乱笑,还……说一些奇怪的话。
于是周泽楷偷偷的摸进了房间。
“你有没有爱上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有。”周泽楷捏住了孙翔的手,“神枪手给你,呃,快乐。”
“我靠?!/////”

五十日夜.荣耀联盟的全城热恋.第四十八日

只是很随意的小段子。


――周喻

“这个怎么样?”
“嗯。”
“那,这个呢?都要吗?”
“好。”


“小周,”喻文州低声叹了口气,伸手揉了揉周泽楷的后脑,“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周泽楷迟疑了下,轻按着喻文州的肩膀。
“没有。”带着些狡點的凑近脸蛋,周泽楷飞快的亲了下喻文州,“听你的。”
“你这样,我有些受不住呀,小周。”
“……?”

五十日夜.荣耀联盟的全城热恋.第四十七日

只是很随意的小段子。




「周翔」

周泽楷操纵着一枪穿云在水池边闲逛。

风轻云淡,候鸟嘶鸣,只有一颗脑袋从水里钻了出来。

一叶之秋气急败坏的卡在了水里一动不动,他想找旁边的一枪穿云求救。




“我靠周泽楷你看我啊!”耳机里突然传来孙翔的声音,“你睬我一下啊!”




周泽楷扶了把话筒,神色怪异的“嗯”了一声。

然后,一枪穿云伸出脚,把一叶之秋踩进了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