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大反

霹雳|剑网3|等你不如等死。

【瓶邪】【原著风】盗墓笔记•归来 1

时间线为2015年8月17日,吴邪和胖子去青铜巨门寻找小哥。


1

我们顺着河道爬回了旧地,却被眼前的“黑洞”吓了一跳,原本有些光亮的门地已被淹没,四周暗的有些发慌。

和胖子对视一眼,他的眼里也充满了疑惑,看来这伢子又出了什么变故。

“这他妈的,”胖子说着,“整这么黑,谁闲的没事瞎鸡巴灭灯。”

我拍拍他的肩膀表示赞同,四下打量着眼前一望无际的黑影。这青铜巨门本身无人问津,几千年不变的东西自然有他的道理。如今这门地暗黑一片,要说有人端着清闲不享,专门跑来找这罪受,除了张家的人,别人我还真不信。

我掏出压缩饼干递给胖子,暂且停下进行简单的整理,“我觉得,这事儿不对。”

“我也觉得,这事儿不对。”

“你他妈就不能说点有用的?”

胖子怒道:“小三爷同志,胖爷我是摸金校尉,又不是摸黑校尉,你叫我上里面玩捉迷藏去?!”

我不理他,从包里拿出火折子攥在手里,又从地上捡了块拳头般大小的石头,和火折子绑在一块起。

“你捣鼓啥。”胖子探头看我。

“扔个火球进里面滚滚。”

火折子很快烧了起来,亮光从脚底下一直延伸到青铜门前,燃着的石块在门地来回打转,逐渐衰弱的光线中似乎有一个巨大的影子在蠢蠢欲动。

我下意识的握紧了剩余的火折子,多年险峻的经历与直觉告诉我这里面可不简单。我回头看了眼胖子,他已经把枪端在了手里,神色紧张的盯着黑暗中的东西一动不动。

“天真无邪,你说这什么玩意?”他突然问我。

“不知道。”

“该不会是……”胖子声音越说越小,到后面直接化成了气音,我费劲的在弱光中读他的口型,“有人在前面。”

“不可能。”我几乎下意识的回答道,瞥了眼想要反驳的胖子示意他别打断我,“小哥的为人你也知道,明白这事的人除了我们差不多都死完了,还有谁会来?”

“说不定是吴邪呢?”他凑在我耳边低声说。

“我他妈就在你旁……”话到嘴边我立即愣住了。

胖子说的“吴邪”并不是我。巴乃的吴邪,西藏的吴邪,这世上的吴邪还真不知道有几个。冒牌货张家人说的话并不可信,谁他妈知道也许人家早就藏了个吴邪躲得我们前面伺机偷袭。

这种情况不可能再让我点个照明弹进去,别说照明弹了,火折子都不能点。我又仔细回想着刚才火球滚落的情形,巨大的影子,巨大……

我操!人的影子能长成这毛病吗!

我抬头欣喜地看着胖子,轻声:“不是人!”

“你他妈骂谁呢?!”

“没骂你,我是说那个影子不是人!”

胖子恍然大悟,拿着火机作势要点我手里的火折子。

我急忙阻止了他,把火折子一把抢来,“你是不是傻,那么大的玩意,你丢堆火进去,还没烧着我们就完了。”

“你是不是傻,管他什么玩意,你丢堆火进去,烧也该烧死了。”

“不行,我不同意,”我把火折子塞进包里,“弊端太多,既然它不是人,那一定是什么古怪的野兽。刚才我丢了火球它没反应,看样子应该是睡着了,你一把子火扔进去,死的也吓活了。”

“天真小同志,你怎么这么天真。不把它弄醒还等着人家吃饱喝足每天睡到自然醒再来收拾我们?想要进去见小哥,我们非得过这一关。”

“我明白,我知道,你让我想想。”我盯着包里的火折子发了会呆,“能不能想一个办法,把火悄无声息的带进去,不要惊动这玩意,然后在视野开阔的情况下一发毙命。”

“说得轻巧,别人往你脸上砸团火你会不清醒。”

“信号弹呢?”

“其实你胖爷我刚刚就想到了这个,但是啊,天真小同志,这个艰巨的任务得交给你来。”

我疑惑的看着他。

“说你天真你还真他妈天真,一个照明弹,进去了,那东西从里面出来了,我们还没见着小哥就身先士卒了。”胖子捣鼓着手中的照明弹,将枪杆提溜到我面前,“选一个,我扔,你开枪,还是你扔,我开枪。”

“成,赶紧的,”我一把拿过他手里的照明弹,“你怎么这一趟子比老妈子话还多。”

胖子怒道:“你他妈见哪个老妈子长你胖爷这样。”

“行了,我们赶时间,我数三声你就开枪。”

“胖爷我自会把握时间,倒是你,别一心想着小哥把信号弹扔脑门去了。”

“一。”

“行啊你,长能耐了,敢不听你胖爷我说话。”

“二。”

“这次就放你一马!”

“三——胖子开枪!”

“好嘞!”话音未落,枪响与白光已贯穿了整个门地,凛风嘶吼着从黑暗中擦出一道火线,伴随着凄厉的鸣声响彻云霄。

我们睁着眼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片光景,门地旁吊着脖子的古怪玩意,竟是一只人面巨鸟。


评论

热度(2)